小米股价大涨后遭股东减持套现22亿

2019年似乎是互联网大佬们的“巨变”之年。先有电商“教父”马云在壮年时期激流勇退;后有商界传奇柳传志耄耋之年“退位”,令人唏嘘。

最为难得的是,雷军在接受采访时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。当时有记者问5G手机何时做到千元以内,雷军肯定的回答道:5G手机做到千元以内估计要到2021年。

晨兴资本减持的消息扩散之后,截止12月19日,小米的股价迎来二连跌,不过好在仍然维持在10港元/股以上。而面对这一看起来十分“吓人”的减持,小米却根本不慌。

《互联网契约》概述了拯救互联网的九项核心原则,针对政府、企业和个人各三项,笔者对具体原则概述如下。

而市场对小米的这种期望,定然会对小米后续的发展起到积极影响。5G是小米接下来面临最大的挑战,也是最大的机遇。所以小米不哭!知天命的雷军也不能退!毕竟还有这么多人等着他们的5G千元机!

此后,一方面小米持续5个交易日回购,共斥资近9.9亿港元,令股价保持上涨;另一方面,小米又在12月10日召开新品发布会,对多款新产品进行预热,其中首款5G手机Redmi K30 5G售价1999元起,成为售价最低的5G手机,受到市场强烈关注。

无论是机构对晨兴资本的求购,还是南向资金的连续买入,都说明小米在资本市场的认可度已经今非昔比。这也令小米和雷军能够在减持风波之中不慌不忙。

而在这一波4连涨之后,小米于29日迎来了人事大调整。也许是为了避免人事调整对股价形成较大的负面影响,小米当天启动年内最大的一次股票回购,斥资约4亿港元。在这4亿港元的“保驾护航”之下,小米平稳的实现了人事调整,保持了股价上扬的趋势。

其次,针对企业的原则:企业要开发出能够助长“人性善”并抵制“人性恶”的技术,要为用户访问互联网创造更加便捷的条件,并明确提出了要为残疾人士和小语种用户提供网络服务。同时,《互联网契约》还要求企业提供更为简化的隐私设置模块,便于人们访问自己的数据和管理隐私模块。另外,《互联网契约》还对企业自身的员工队伍建设、产品发布、科技创新等方面也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。

而在近期刚达知天命的雷军,也带领小米进行了一次人事大变动,其联合创始人黎万强的离任一度受到焦点关注。但从小米股价上来看,黎万强的离职并未造成负面影响,此前萎靡不振的小米股价反而出现了难得的大涨。

因此,笔者认为,拯救互联网计划是互联网行业内部的一次自我救赎行动,虽然计划中的部分内容过于理想化,但其提出的对于个体的互联网使用权和隐私管理权的保护,依然值得我们重视与思考。政府、企业和个人三方应该共同思考并采取相关措施,修正当前网络空间中出现的谬误,推动互联网向善。

最后,针对个人的原则:用户应成为互联网的建设者和协作者,参与建设能够尊重公民话语权和尊严的强大网络社区。《互联网契约》要求个人主动参与网络建设,积极争取个体在网络空间中的话语权,推动互联网资源向所有人开放。

在其他5G手机价格高企的情况下,小米推超出市场预期的低价5G手机,是小米这次大涨的主要原因。对于小米来说,这是久违的一次大涨。对于雷军来说,这也是最好的一份生日礼物。

在互联网深度融入个体日常生活的今天,它的双刃剑效应也日益显现。一方面它确实为用户提供了极大的便利,与“无互联网时代”相比,我们的工作、生活甚至思维方式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可以说,现代人的生活已离不开网络。

一方面,根据报道,晨兴资本的此次减持为场外交易,即将这些股份转让给多家长期看好小米的投资机构。这说明晨兴资本并非是因为不看好小米的前景而进行这次交易,而是因为有多家机构有强烈的购买需求。

事情在小米发布三季报开始出现了转机。小米的三季报并不是那么完美,其手机销量出现了下滑,但是毛利润的上升以及净利的超预期增长,让人看到了小米触底反弹的希望。另外,对5G的深入布局也令各机构纷纷点赞。

完善网络建设人人有责

雷军的这种态度承载了市场对未来5G手机的想象,也让小米成为了普通人尽快体验5G手机的唯一指望。

回归“服务人类”的发明初衷

2019年是万维网的“而立之年”。30年前,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工作的英国人蒂姆·伯纳斯-李创建了改变现代历史的万维网。如今,它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创始人的想象。但无论万维网发展到什么程度,我们都不该忘记,“万维网之父”蒂姆·伯纳斯-李发明它的初衷——服务人类。

“如果我们现在放弃建设更好的网络,那么网络不会失去我们,而是我们将失去网络。”这是蒂姆·伯纳斯-李在庆祝万维网诞生30周年贺信中的一句话。笔者认为,网络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建设网络,不仅仅是政府和企业的责任,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去建设好网络。

首先,《互联网契约》的约束力非常有限。《互联网契约》只是部分互联网使用者和建设组织的内部协议,对未加入者没有约束力,同时对加入者的违约行为也没有制定实际的制约措施。其次,《互联网契约》提出让每个人像保护环境那样来保护互联网,对于没有技术背景的个人用户来说,这种呼吁的可操作性非常有限。

如此看来,防止互联网变成“数字反乌托邦”,抑制网络空间乱象丛生,回归其发明初衷已刻不容缓。在这一背景下,蒂姆·伯纳斯-李希望以契约方式来扭转局面,即通过规定新的契约来完善互联网使用规则,重塑互联网世界的价值观。

据了解,晨兴资本是小米最早期的投资人,参与了小米的A轮、B轮融资,是小米的第二大股东。这不是晨兴资本第一次减持小米的股份,22亿港元也远不是晨兴资本从小米身上获得的最大套现金额。

早在小米上市之初,晨兴资本就曾通过售出小米股份而套现超100亿港元。此后不久小米的股价便一路走低,从最高的22港元/股一路下滑到今年下半年的9港元/股左右。从某种角度上来看,晨兴资本绝对是投资小米最大的受益者之一。

强行将5G手机拉入“1时代”,小米的这一操作引起巨大反响。在新品发布会的第二天,其股价大涨8.47%,该涨幅是小米2018年11月2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。

但是没想到的是,刚迎来大涨没几天,小米就遭到了股东的大规模减持。

回首这段时间小米股价的起起伏伏,我们可以发现,这次久违的股价大涨,起于三季报的超预期增长,兴于1999元5G新机的发布,又止于晨兴资本的减持。细究之下,以小米一贯以来“性价比之王”的特性,以及这两年对5G技术巨大的投入,让小米成为了最有可能加快5G手机普及速度的“英雄”。这也难怪各大券商机构都不约而同的提升对小米的评级。

在此之前,小米的股价经历了长时间的萎靡。2019年下半年以来,小米的股价一直在9港元/股之间徘徊。期间不管是小米的二季度财报超出预期,还是小米搬进了“新家”;不管是挺进世界500强,还是小米不断进行的巨额回购,其股价都“烂泥扶不上墙”,不仅没有明显的回升,反而在9月2日以8.35港元/股收盘,跌出上市以来的最低价。

进入11月份以来,小米的股价依然不见起色,甚至连9港元/股的价格都站不稳。从11月6日算起,小米股价连续15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9港元/股,与上市之初最高收盘价曾达到21.5港元/股相比反差简直太大。

(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)

毫无疑问,《互联网契约》的出发点是好的,但从实践角度来看,契约的理想色彩比较浓,执行起来存在一定难度。

目前,《互联网契约》已得到了包括微软、谷歌、脸书等科技公司以及互联网权益组织“电子阵线基金会”等150多个组织的支持,但也有亚马逊、推特等巨头暂未表明态度。

凭借此前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波大涨,小米股价于12月17日迎来高点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其股价将再创辉煌之时,港交所披露了一份资料显示,晨兴资本于12月12日售出了2.4亿股小米股份,套现22.58亿港元。

从上述论述不难发现,无论是对政府、企业还是个人,《互联网契约》的核心就是要求各方共同努力,切实保障个人的互联网使用权,以此确保互联网“不作恶”,使之能始终惠及人类。

在这样一份靓丽的三季报的提振之下,小米的股价迎来一波4连涨,于11月28日重新站到9港元/股以上。

这样的愿望,听上去似乎很美好。但仅靠这样一份计划,或者仅靠政府和企业,就能拯救互联网吗?笔者认为,这项拯救互联网计划是互联网行业内部的一次自我救赎行动,虽然计划过于理想化,但依然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。

另一方面,根据报道,小米集团近期连续十几天获得南向资金的净买入,累计金额达27.33亿港元,这比晨兴资本的套现金额还要高出5亿港元。所谓南向资金指内地的投资者通过沪、深港通买入香港联交所股票的资金。这说明小米集团的在内地获得持续看好,从而令小米的股票呈现这种“抢手”的状态。

首先,针对政府的原则:政府要确保每个人都可以上网、确保所有网络都能实时访问、尊重并保护人们的基础在线隐私和数据权利,并尽一切努力确保个人的互联网使用权和个人数据管理权。

对政府、企业、个人提出要求

但另一方面,与万维网发明初衷背道而驰的乱象,也在不断发生。在笔者看来,这些乱象主要包括三类:第一类是在网络空间出现的虚假信息、网络暴力。虽然网络空间是一个虚拟空间,但网络中存在的虚假性、侮辱性、煽动性信息却可以伤害到现实生活中的个体。第二类是利用网络非法窃取或者未经同意而使用他人隐私数据,并通过这些数据获取利益。比如,最近谷歌公司被曝未经同意采集了全美2600家医院、5000万患者的医疗隐私数据。第三类是通过网络恶意引导、操控舆论,影响民众选择。

此外,10.68港元/股的收盘价,是小米下半年以来股价的最高点。而为了这一波大涨,小米可是“用心良苦”。

《电商报》了解到,在11月29日小米重大人事改革之后,小米的股价从29日收盘价的8.95港元/股飙涨到了12月17日的10.68港元/股,涨幅达到19.33%。